鼎信

鼎信基酒致力於原酒銷售

垂詢熱線:18982757282
0830-3198858

核心關鍵詞:白酒貼牌生產廠家白酒貼牌廠家白酒貼牌加工白酒貼牌OEM
鼎信好基酒
当前位置:首頁 » 鼎信資訊中心

雅俗共赏话饮酒

文章出處:《文化名家品酒錄》責任編輯:王開林查看手機網址
掃一掃!雅俗共賞話飲酒掃一掃!
人氣:-發表時間:2015-02-07 13:46【

有一則明代的笑話也與酒令有關。萬曆年間,袁中郎(宏道)爲吳縣令,這位仁兄名滿天下,常有人去拜訪他。一天,來了位江西的孝廉,他弟弟正做某部員外郎,與中郎同年進士,交情不淺。既然是好朋友的兄長遠道來訪,中郎就在遊船上擺了一桌豐盛的酒席,有鱸魚,還有蓴羹,總之是吳越一帶最可口的美味佳餚。他意猶未足,還招來了長邑縣令江盈科作陪。三人把酒臨江,自然是意氣洋洋,順水行舟,遠方有青山相候。酒至半酣,客人請中郎發個酒令。中郎說,好啊。他的酒令出得偏:“這酒令須講一件實物,卻要暗含親戚的稱謂,還得掛上官銜。”他指着船头的水桶说:“此水桶,非水桶,乃是木員外的箍箍(哥哥)。”在吴侬软语中,“箍”与“哥”字谐音,“员外”則是官銜,此酒令妙就妙在點出了席間的孝廉有一位做員外郎的弟弟,明擺着,中郎巧借水桶幽他一默。中郎示了範,孝廉也不示弱,他看見船伕手中拿着苕帚,頓時觸發靈感,他說:“此苕帚,非苕帚,乃是竹編修的掃掃(嫂嫂)。”當時,中郎的 哥伯修(宗道)和弟弟小修(中道)正任職翰林院編修,因此孝廉的調侃也當胸揪了個正準,恰到好處。文思稍嫌蹇澀的江盈科見到岸上有人正在捆束稻草,真可謂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功夫,他說:“此稻草,非稻草,乃是柴把總的束束(叔叔)。”江盈科仍是調侃那位孝廉,他原屬軍籍,有族侄正在軍中當把總,自然要叫他叔叔了。說完妙趣橫生的酒令,主客朗聲歡笑,各人飲幹自己杯中的芳醇,旖旎的青山也已近在眉睫。

 

這三條酒令妙在謔而不虐,將漢字的轉意和諧音用得出神入化。他們學究天人,又豈是“聪明”二字可評價得夠呢?小處見大智慧,可異祕法早已失傳。

 

也有些雅到骨子裏去的酒令,作起來可就難上加難了。比如說,要擇取《詩經》中的成句,合出某種花名,而且還要是並頭,並蒂或連理。挖空心思拼吧,總會有些收穫。“宜尔子孙”,“男子之样”,诗中开头字可以合为“宜男”,宜男是并头花;“驾彼四牡”,“颜如渥丹”,诗中末尾字可以合为“牡丹”,牡丹是并蒂花;“不以其长”,“春日迟迟”,诗中首句末尾字与后开头字可合为“长春”,長春是連理花。這樣的酒令玩起來,只恐怕喝酒的人會完全忘了酒,用腦勝過舉杯,座中很難活躍,總之雅過了頭,太傷腦筋,即便是飽學之士,也會面有難色,這就有違於行酒作令的初衷了。

 

文人酒令中也有大俗的,俗到讓聽者臉紅,雖比薛霸王的“女儿乐”之類要隱諱十倍,高明百倍,但說出來,仍屬兒童不宜。酒令是文人墨客的雕蟲小技,它比即席所賦的詩詞,地位差得太遠,正因爲這樣,許多絕妙的酒令疏於記載,沒能保存下來,倒是那些味同嚼蠟的即席詩即席詞被各種詩詞集照單全收。這不能不令人感喟,中國古人雖有苦中作樂的上佳心得,留下的真傳卻已所剩無幾。

 

責任編輯:鼎信基酒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txiangyun.com轉載請註明出處